豆豆呱

是素质盾吹
回坑小英雄,原绿谷吹,最近好像有点跳票【通形百万蒙蔽了我的双眼.JPG】
写东西很容易坑,易焦虑人士只能靠写写东西维持生活
墙头很多,很喜欢给太太们小红心小蓝手,希望不被取关😭
aph深坑,漫威深坑
弗朗西斯·波诺伏瓦是挚爱。

【仏英】共度夜晚

罗莎第一次见到弗朗索瓦丝时,她还在为自己的外貌发愁。

她是个平凡的英国女人,肌肤苍白得可以看到皮脂下的青紫色的血管,要不是现在不时兴这病态的苍白,她或许会被当做是贵族小姐。罗莎永远对自己的外貌不满意,她觉得她浑身是毛病:头发太干枯、身体扁平又瘦弱、绿眸子像是夜里的孤魂野鬼。

“她觉得自己不值得一切美好的东西,却又用高高在上的眼神掩饰起来。”弗朗索瓦丝对罗莎的定义如此。这一点她是在罗莎握着手机等待男友回信却又迟迟不肯给他回复时看出来的。

她们的相识显然只是个意外,大胆的贵妇和柜台小姐的相逢不用描述也让人清楚不已——弗朗索瓦丝在圣诞夜前夕出现,她被柜台小姐脑袋上的红帽子吸引,殊不知柜台小姐也正悄悄打量她。

“圣诞快乐,女士。您想要些什么。”罗莎盯了她半晌,觉得不妥,恰巧对上弗朗索瓦丝玩味的眼神,更是羞得想钻到地下去。弗朗索瓦丝自然地脱下手套,和圣诞帽一样的寇红的指甲挠得罗莎心痒,她朝柜台里的几样样品点点,示意罗莎介绍,罗莎却还只顾看她漂亮的手指。直到弗朗索瓦丝拎起手包转身离开,罗莎还恍惚着。

多么美丽的人。她想。

然后她注意到了柜台上的银灰色的鼠皮手套,沾染喷洒在脉搏上的香水气息,还有美人淡淡的体温,像刻意落在这儿似的。她刚刚拾起,想叫住贵妇,却收到了一个回眸,弗朗索瓦丝手抚上耳畔落发,虹膜异变而成的紫色眸眸子含情地望了她一眼,她嘴角弯起一个弧度,半边脸庞翘起的弧度像一抹恰好的月牙。她眨眨眼,罗莎屏住呼吸,握紧手套忘记了出声。

于是就像是上帝安排好的,又像是弗朗索瓦丝刻意做的,她们有了第二次相见。

“谢谢你归还我的手套。”弗朗索瓦丝拿着茶匙搅匀融了半块糖的咖啡。她极少在晚上喝咖啡,怕影响睡眠。但现在是个值得不眠的夜晚,咖啡因会更好的惊醒她昏昏欲睡的青春激情。为了象征着甜蜜的未来,她还刻意多加了半块方糖。“我是弗朗索瓦丝,弗朗索瓦丝·波诺伏瓦。你的名字?

“罗莎·柯克兰。”罗莎拘谨地答到。面对陌生人,她总是没有那么自然。她极少来这种高档餐厅,怕闹出笑话,却又有些年少叛逆时的疯狂想释放。

“想吃点什么。”弗朗索瓦丝招来侍者,轻车熟路地点下十二月份最好的南瓜和文蛤。罗莎握着菜单抿唇想了许久,最后也只是说了一句“就这样吧,谢谢。”

弗朗索瓦丝垂眸片刻,笑着开口:

“罗莎,叫你罗莎可以吗?叫我弗朗索瓦丝就好。——圣诞那天我走得匆忙,多亏有你。”

“不,没什么的,我一直工作到半夜。”罗莎低下头佯装漫不经心地搅搅咖啡,“您知道,这份工作总会影响人的理智和判断。”

“工作不让人失去理智,爱情才让人失去理智。”侍者端上菜品,弗朗索瓦丝刀叉并用,将文蛤放于罗莎的盘中。“尝尝,十二月的蛤蜊会像爱情一样干扰你的判断。”

“多谢……”罗莎手忙脚乱地接下,甲壳类生物——她有点发怵,就像是面对心脏上一张张开的膜片,出生时就闭合的另一张口忽然说起了话。“或许我不擅长吃这类食物……”





绝对填坑,写完贵妇和柜台小姐的爱情!!!!
爆炸

评论(7)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