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呱

是素质盾吹
回坑小英雄,原绿谷吹,最近好像有点跳票【通形百万蒙蔽了我的双眼.JPG】
写东西很容易坑,易焦虑人士只能靠写写东西维持生活
墙头很多,很喜欢给太太们小红心小蓝手,希望不被取关😭
aph深坑,漫威深坑
弗朗西斯·波诺伏瓦是挚爱。

【仏英】猫


#老年弗朗设定
#短篇,可能会续写

猫,一种游离于寻常生命之外,又行走在正常生活里的动物。他们从来是非常态的清醒和傲慢,又渴望被爱抚和轻声的宠哄。

复杂至极,也单纯得可爱。
虽然我从前不太喜欢这类动物。

我养过一条金毛,两只龙猫,细细数起来还要四五只仓鼠和兔子,却从没想过养猫。他们比我骄傲,比我的爱人还要难伺候,便让我望而却步,不做尝试。直到我空耗了激情岁月又两手空空,才开始寻求老年生活的宽慰。

我尝试去领养了一只英式短毛猫,他起初并不乐意为我所养,连取名字都百般刁难,好像地毯上的长毛有趣甚过我的长发,唯有我叫他"亚蒂"的时候会有一会儿的迷茫。

“亚蒂?”他听见我的呼唤,抬起眸子对着我。绿眸子像个毛玻璃硌得我眼眶生疼。每当我叫这个名字,他总会这么看着我一会儿。可惜我不懂猫语,否则也许我会和他成为老友。

“亚蒂。”我把他抱起来,放在双膝上。他不反抗,反常地乖乖趴好。亚蒂成了一种神奇的称呼,简单的六个字母让他喜欢,让我怀念。

“你很像他。”

他趴了一会儿,忽然站起来,用指甲抓住我高领毛衣的前胸,和我对视,胡须微颤,也不知道在气什么。

“——我说错了吗。”我笑着把他抱起来,用鼻尖蹭了蹭他的额头,某种怀念和惋惜疯狂滋生。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