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呱

是素质盾吹
回坑小英雄,原绿谷吹,最近好像有点跳票【通形百万蒙蔽了我的双眼.JPG】
写东西很容易坑,易焦虑人士只能靠写写东西维持生活
墙头很多,很喜欢给太太们小红心小蓝手,希望不被取关😭
aph深坑,漫威深坑
弗朗西斯·波诺伏瓦是挚爱。

【仏英】掐架

仏英
作为伴侣,争吵总是必不可免的。
弗朗西斯生气极了,他操起酒瓶往地上摔去,亚瑟也气的不轻,他一脚踹翻了酒吧的小矮凳——人群摇晃,音乐震耳欲聋,无人注意到小角落的小事端,除去他们自己。他们都被彼此冲动的言语弄得满腔怒火,却又不约而同的选择发泄于其他事物之上。
“胡子,打一架。”亚瑟说。弗朗西斯很快同意,他们该有个合理的发泄方法,而不只是满足于摔摔瓶子和踢踢凳子。
于是他们不约而同地转身,弗朗西斯推开了酒吧后门,却还不由自主地做足绅士礼仪给亚瑟撑着门等他走出来,哪怕他此时气的牙痒痒。酒吧后门街是垃圾桶和醉汉的天下,连流浪汉都不屑来的地方。弗朗西斯撸起他条纹衬衫的袖子,亚瑟也脱下皮夹克,两个人连热身都懒得做,也不知道是谁先往对方身上来了一记勾拳,又往对方身上来了一脚。他们很快扭打到一起,鼻子、眼睛、嘴唇全部都挨了揍。法语夹杂着英语含糊不清的对骂,醉汉打了个饱嗝,权当是醉后娱乐。他们的影子按在墙上,惊悚混杂着难以言喻的暧昧,像是恐怖片里的一点情调,也像爱情片里最精彩的动作部分。终于,他们都累了,打架消耗的体力不亚于做#爱,弗朗西斯喘着气,对亚瑟说:
“闹够了吧。”
“没有。”
“我们为什么吵?”
“记不清了。”
“那好。”弗朗西斯抹抹嘴唇,放下袖子,把一旁亚瑟的夹克捡起,“回家。”
亚瑟皱了皱眉,没有否定这个决策。事情总不过是来的也快去的也快,而且此刻,他饿得不轻。
“你刚刚打我的眼睛时可没留情,这星期两个小鬼的盘子还有晚饭你包了。”
“我嘴唇已经出血了——嘶,你下手真重。更何况晚饭总不是我包。你的英式料理不适合小孩子的肠胃,盘子归你再合适不过。”
“那你把早饭也得包了。”
“又有哪一次不是我。这周的草坪不能再让孩子们打扫了,他们容易被割草机伤到,马蒂已经被弗雷迪弄伤一次了。”弗朗西斯絮絮叨叨地念叨着家常,亚瑟撇撇嘴说到:
“我们平分。”
弗朗西斯得逞地一笑,他的目的达成了一半。此刻他心情大好,连肌肉酸疼的感觉都消失得无影无踪。
“走吧,亚蒂,回去记得包扎伤口。”
“知道了,波诺伏瓦。”亚瑟咕哝道。
亚瑟起身,疼的龇牙咧嘴,弗朗西斯皱眉,快步走上前扶住了他,他们互相搀扶着往夜街上走,彼此算计着明天早晨如何糊弄上下铺的两兄弟。



一个深夜糊的短段子
没啥想表达的,可能就是想看他们打架吧😅

评论(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