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呱

是素质盾吹
回坑小英雄,原绿谷吹,最近好像有点跳票【通形百万蒙蔽了我的双眼.JPG】
写东西很容易坑,易焦虑人士只能靠写写东西维持生活
墙头很多,很喜欢给太太们小红心小蓝手,希望不被取关😭
aph深坑,漫威深坑
弗朗西斯·波诺伏瓦是挚爱。

【仏米】诗,歌,理想。

“你难道不知道吗,我们现在在干什么。”阿尔弗雷德摇晃起手臂,搭在男人肩上,几乎要讲他的肩膀卸下来。

弗朗西斯沉默,几乎死在寂静里。

阿尔弗雷德疯狂起来,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一切看起来都是他曾经的抗争都平白失去了作用。他瞪大眼,想确定这一切发生的真实与否,弗朗西斯的脸忽然模糊不清,就好像游戏里可以不需要建筑的路人,又好像是没有生机而坍塌的光线。阵阵余波未平,弗朗西斯空虚一片,狭小的生活伤不到他,但阿尔弗雷德却伤痕累累。

当理性的顾虑全然被倔强的意志所蔑弃的时候,弗朗西斯觉得万事苍白,更掺杂愤怒。

“我已经放弃了钻石,玫瑰和金钱。”弗朗西斯缓缓地说,看不出来情绪。“我没有其他可以跟着你的了,除了我狗屁不通的诗。”他咧咧嘴,努力摆出一个嘲讽的表情,他已经很久没有喝一杯茶或者是好好吃一顿晚餐了。每日每夜,疲劳地伏案写作,拼命地把前半辈子所有学过的字母凑在一张纸上。像儿童识字板——弗朗西斯走前这么想。他空出来的白色占去大半,干干净净,就好像一点灵感和诗意都没有的脑仁,比核桃仁高贵不了多少。

“再坚持一段时间,弗朗西斯,我保证,我们的作品都将得到赏识……”阿尔弗雷德不敢置信,他无神地摇摇弗朗西斯,满怀最后一点期待,然后马上弗朗西斯就打破他最后的幻想,他一拳揍到阿尔弗雷德脸上,力道之大,连他自己都没有预料。

“去你妈的琼斯!我受够了!”弗朗西斯崩溃般地大叫,他把所有的诗撕碎,连同阿尔弗雷德的乐谱。阿尔弗雷德跳起来和弗朗西斯扭作一团,乐谱和诗篇都沾上了大小不一的鞋印。

“为什么放弃和逃避!?我们一起抗争不好吗!!”阿尔弗雷德掐住弗朗西斯的脖子,声嘶力竭地吼起来,眼眶微红。

“但你抗争的那么用力,你的世界要毁于一旦了你知道吗!?”弗朗西斯拼命拉扯阿尔弗雷德的双手防止窒息死亡,“你被骗了!我们都被骗了!是傻逼世界坑蒙了你我的激情和青春!!”

“是的,你很优秀,你是个理想主义者,可是我们连每天早上二十五美分的浓缩咖啡都喝不起了!饿死的人不可能是音乐家,你懂吗!?”

阿尔弗雷德的手软了那么一刹那,弗朗西斯趁机踹翻了病殃殃地雄狮,他们其实都没有多少力气,只不过是饥饿占了上风。

“继续和操蛋的生活搏斗吧,美利坚英雄。”弗朗西斯摇晃着起身,轻咳一声,把苦涩的笑声抑制在泛着血腥味的喉咙里。“祝你好运。”他说,发自肺腑。
弗朗西斯不准备为理想而死,他知道面包才能保证他见得到第二天的太阳。他一摇一晃地走远,盘算着除去留给阿尔弗雷德的几美元自己还能买几张车票;他来时带了足够多的纸,现在有点后悔没能把它们变卖成钱。

阿尔弗雷德怔怔的,目送他离开。他小心翼翼地捡起碎片,接着一点点拼贴好了乐谱和诗篇。然后他看见了弗朗西斯的诗,看见了弗朗西斯最后一曲理想的高歌,看见了他被咖啡磨去的棱角和握着硬币时的局促不安,看见了他选择为理想而死。

弗朗西斯死了。

阿尔弗雷德奄奄一息,他倒在血泊中,见证了理想主义者为理想而死。





意义不明,我选择去写古风……🌚🌝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