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呱

是素质盾吹
回坑小英雄,原绿谷吹,最近好像有点跳票【通形百万蒙蔽了我的双眼.JPG】
写东西很容易坑,易焦虑人士只能靠写写东西维持生活
墙头很多,很喜欢给太太们小红心小蓝手,希望不被取关😭
aph深坑,漫威深坑
弗朗西斯·波诺伏瓦是挚爱。

【米菊】本田先生

谨以此文,献给本田菊先生,和他的爱人。

我还尚且记得本田先生和他的爱人。大概是二十年前初秋的某个早晨,在东京浅草旁的书屋里,我遇见了本田先生。
那时候的东京,繁华刚刚起步。富太太们争相排队购买包包和首饰的年代并不是传说,房地产和股票吃香的程度让人咂舌,这也许就是透支了未来所带来的美好吧。我一个刚从东京乡下的老家来到大城市的乡下小子,当然不知道不知道城市生活的复杂百态。还抱着成为作家的梦想,一边兼职一边做梦。我打工的地点在一家私人书屋,那时候一切刚刚拆迁殆尽,全是残渣和空地,本田先生的书屋是整条街唯一剩下的“好景”。
那时手头紧巴巴的我,面对来者开出的越来越高的拆迁款甚至比本田先生本人还要紧张。我总是在担心,幻想着倘若本田先生答应了,我该何去何从。可时至今日回想起本田先生当年执着的模样,不免觉得自己那时的担忧幼稚的可笑。
“我是不会离开的。”
本田先生在某一方面执着的近乎顽固。但他并不总是如此,正相反,他平常看起来是个随和的人。倘若你问起他最爱的东京名产是什么,他有很大几率的回答是“都很喜欢”。平常穿着,他虽然仔细,但也就是单色的衣服乖巧的贴合在身上罢了。随和,随心,似乎才是本田先生的代名词。
“本田桑,这已经是这个月第四次了。”关于书屋的工作,其实乏陈可味,无非是整理书籍和招呼客人。自从拆街开始,这里就鲜少有人经过,客人自然是没有。工作变得清闲起来,我常常与本田先生闲话一二。
“是啊。”本田先生点点头,昏昏欲睡的模样。
“本田桑,问出来可能会很失礼,但是您为什么不愿意拆掉呢。”明明拆迁款已经是原先的几倍了。我暗自心想。
本田先生的瞌睡还半挂着,可能是疲于应付来着的缘故,他瞟了我一眼,轻叹一口气:
“因为,这不是我的店。是故人的。”
“难道铺子的地契不在您手里吗?”我吃了一惊。
“这个玩意儿倒是在,但店子是他的。”本田先生咕哝几句,我没听清。“明明是个美国人……”
“啊,啊?您的故人是美国人吗?”我更惊讶了几分,但话一脱口就开始后悔,只觉得是自己鲁莽,连忙住嘴。
“是啊。美利坚。”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本田先生自嘲地笑了几声。他随机极快的隐去。表情情绪倒是让人看得不真切了。“都这么久了……”
我抿了抿嘴,好奇压抑不住,但是却知道有些事可说有些事不可说。还是不问的好。我心想。
“怎么,想听故事?”本田先生撑起脸,盯着我,沉默片刻,却笑了起来。“可惜我没有什么好故事。……加藤,你的理想是当作家,不妨现在就想象一下,这个故事是怎么样的,如何。”
我按住脑袋好好地想了一会儿,池袋怪谈,东京情人,排球女将,平时的怪志奇谈都发挥了百分之二百的作用,正经故事想不出来,净是些奇奇怪怪的了。
“看来加藤在怪志这方面很擅长呢。”本田先生说道。




马上完结,菊菊真可爱呜呜呜

评论(5)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