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呱

是素质盾吹
回坑小英雄,原绿谷吹,最近好像有点跳票【通形百万蒙蔽了我的双眼.JPG】
写东西很容易坑,易焦虑人士只能靠写写东西维持生活
墙头很多,很喜欢给太太们小红心小蓝手,希望不被取关😭
aph深坑,漫威深坑
弗朗西斯·波诺伏瓦是挚爱。

【盾冬】漫画家与士兵(一)

#盾冬#芽詹
#漫画家和士兵
#常年拖更作者的第一次长篇

“即使付出高昂的代价,我也在所不惜。”一个带着面罩的男人如此说着,他看起来还有点滑稽,破旧的军外套里套着一件条纹的紧身衣,他强壮的手臂正在向下挥,一拳打在敌人的脸上,让眼前的敌人猝不及防,连面容都扭曲。

这个男人叫美国队长,一个由Steve创作出来的美国精神。

Steve在粗糙的底稿上写下这句话。他思索了一阵,拿铅笔再次把这句话仔细地描了一遍。他描得有些用力,笔头咔嚓一响,居然就此断裂开来了。Steve怔了几秒,笑着摇摇头,干脆把笔搁下了,他伸个懒腰,瘦小的身躯伸展在布鲁克林安静的夜晚里。像是一声长叹。
Steve·Rogers,在经历了多次的参军失败之后,变成了现如今穷困潦倒的小漫画家。

“Steve?——难得我回来一趟,你推掉我的邀约却在晚上悄悄赶稿?”桌子前的窗户忽然震了几下,一道声音闷闷地从厚玻璃外传进来,然后一张男人气恼又无可奈何地脸靠近了玻璃。他戳戳玻璃,似乎有点气急败坏。“看起来漫画比我重要些,嗯哼?”

Steve忙把窗户打开,冷风灌进屋子,配上眼前人恨不得吃了他的眼神,Steve打了个寒颤。
窗户外的男人双手用力一撑,把腿微微收拢,打算翻进来,却没想到鞋跟打滑,让他狠狠地摔了一跤。
“Bucky,你没事吧?”豆芽菜手忙脚乱地把大个男人扶起来,另一个男人嘶了几声,显得有点委屈,但还是板起脸,装作很凶的样子,等待Steve回答他的问题。
“关于白天的邀约,我只是最近手头不宽裕,没办法陪你去看电影。”Steve摸了摸鼻子,他解释道。他已经朝著名的几个出版社投了稿了,但是大多都是被编辑潦草地翻几下,皱着眉告诉他“抱歉”。
“拜托,Steve,两张电影票,就算是我请你也不是什么大事——”
“前几天吃饭时你也是这么说的。”Steve义正言辞地点了点Bucky的胸口,“士兵,你应该知道我不喜欢欠别人的。”
Bucky愣了一下,泄气地说了句“好吧。”他随便找个椅子坐了下来,Steve屋子里昏黄的灯光招来了一些蚊虫。Bucky不明白为什么已经是秋末却还有这种小虫子,他们明明生命短暂,而且也没什么大用处,理应死在夏天结束的时候。

一旁的Steve看见他盯着灯泡,还以为他在发呆。他稍微收拾了一下乱七八糟的桌面,试探性的搭话道:
“你没有约维妮塔吗?就是那个金卷发的姑娘,人人都说你们是一对。”
Steve微笑一下,那是个漂亮的姑娘,他还记得她。他想Bucky也不会忘记的,就像他从未忘记Bucky。
Bucky把头侧过去。“忘记了。”
“前几天我还看见她……”Steve没想到Bucky的回答会是这样,话说了一半卡却在喉咙里。
“忘了?”
“不记得了。”
“不可能。”Steve斩钉截铁地说。“前几天她还在你家门口等你。”
“我说没有就没有。”Bucky轻哼一下,有点闷闷生气的样子。“我来找你,你把我又推给别人。”

Steve从来觉得Bucky的可爱是从骨子透出来的,此刻一看更觉得自己的正确。他把稿子塞到Bucky手中,带有Steve式独特的亲昵,蓝眸子像大海那般凝视着他,似乎要将他吞噬、包裹,让他沉睡。

“我知道前线的战争现在愈发激烈……你也太难得回来一趟。无可否认的,我很想你,我们都很想你,但我同样也有必须去做的事。”Steve说道,他搬把椅子坐在士兵身旁。

“战争到了现在,人人都很疲倦了,所有人都想早点回家……可是在前线,正如我无法时刻陪着你那样,大家都只是凭空思念罢了,战况愈发激烈的时候,这样的情绪越危险,我不希望你受伤。”

“而我要做的,是创造出一个美国精神,一个真正的美国人,不是遥不可及的存在,也许他会有点固执,初上战场也会害怕,但他是一个引领者,他会告诉我们该如何走,告诉我们,总有值得为之而战的东西。”Steve认真地说,他的睫毛垂下来,却盖不住微微透出的些笑容。Steve的面容细看起来其实很英俊,他干净得像个少年,又坚毅的足以斩开一切。但就好像是上天刻意作怪,那副精美的五官不能舒展开来,安放在另一个更为强壮的躯壳上。是不是真的有天妒英才这说法?Bucky暗暗想到。如果不是身体太过孱弱,Steve一定会参军,并且成为他们憧憬的领袖——本该这样的,他就像灯旁的那些小飞虫,或许终有一天,他可以做到与光并肩,然后熠熠生辉,本该这样的,可是为什么神如此戏弄众人?
本该如此。
Bucky细细地看了Steve的画稿,男人身穿着军服,和他身上一模一样,头发也有点像他,只不过面容刻画得更深,比他看上去要成熟不少。他哑然失笑,指指男人,说道:
“蓝色。”
“什么?”这回换Steve不明所以了。
“这件衣服可以变成蓝色的,会更像……好看。”一双蓝眸子赫然出现在Bucky的脑中,这是他的一点私心,他喜欢那属于他的海。
他何尝不希望美国队长是Steve呢,这样他们就可以并肩作战,再不分离。
“好,那就蓝色吧。 毕竟我也不希望他变得像超人一样红。”Steve打趣道。
Steve家的电灯泡瓦数并不高,淡淡地黄色有些醉人的暖意。Bucky小心地探向Steve的手——他扣住了他的手,十指紧扣,他甚至可以感受到对方拇指和中指因为常在笔间摩擦而生的厚厚的茧。
情况之外,意料之中的,Steve没有拒绝。
他们就这样静静地坐着,享受彼此的一点
点小心思和小暧昧。

故事总是适合在最温馨的时候完结,而不是等着它变得操蛋的时再说一声结束。

当Bucky抓着火车上摇摇欲坠的扶杆,下方是皑皑的白雪和尖冰时,他终于迟迟的爱上了那个时刻。
随后的随后,他就被一片苍白淹没。此时,离噩耗传到Steve的耳中,因为《美国队长》而成名的M公司打败老牌漫画公司成为漫画界的新星,二战接近尾声,还有小半年。

评论(9)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