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呱

是素质盾吹
回坑小英雄,原绿谷吹,最近好像有点跳票【通形百万蒙蔽了我的双眼.JPG】
写东西很容易坑,易焦虑人士只能靠写写东西维持生活
墙头很多,很喜欢给太太们小红心小蓝手,希望不被取关😭
aph深坑,漫威深坑
弗朗西斯·波诺伏瓦是挚爱。

【联五】big five

#超级英雄设定联五
#组名BIG FIVE!
#别笑上一条的组名因为联合国官方就是这么给的……
#没节操的po主终于找到了时间写文

北方的黑夜一片死寂,仅有的几个人影挣扎在雪地里。

“亚蒂,你确定这里有活人吗?”金发男人的胡茬下面结了一圈厚厚的冰碴,他的声音顷刻便淹没在茫茫雪白中。

“什么——?”名叫亚蒂的男人皱了下眉,他大声回复到,扯下半截面罩。

“你确定吗——”

“我他妈百分之一千确定。”英国男人嚷一声,法国人一路上问了太多遍,他的耳朵甚至不需要保暖措施,光是茧就够保暖了。

“就是这里,根据情报显示,这边化雪的时候有人见过他……”亚瑟说着,忽然伸一只手拦下了身旁人的举动。

“我们到了,开挖,弗朗西斯。”

……

等王耀回复意识,他的手正伸着,他以为自己只是在危机关头扎了一下眼睛,可是这不足以解释为什么他眼前的景象由黄昏的天幕和凌空的战斗机变成了冷色调的金属室。

“你们是谁?”他狠狠挣了一下,但金属锁链对他来说有点尴尬。因为他没有立马挣脱它们,一旁金长发的洋人心疼地按住他的手。

“嘿,嘿,冷静,王。”他说,一脸心疼。“这可是哥哥我用振金特制的,别弄坏了。”

“你们是谁。”王耀又冷着脸问了一遍,一旁身着得体西装的男人挑了挑他那条粗到不可思议的眉毛,开口解释道:

“上尉,我知道这很难解释,但是你已经在长白山沉睡了六十五年了。”
“这里是美国,纽约,我们需要你的醒来。”

……

发信人:革命者
收件人:党组织军情处
内容:侦查报告

我正被困在一间屋子里。

他们告诉我,这里是美国纽约。他们具体指得是两个洋人,一个金长发,看起来有点像租界里的法国人;一个穿着很得体,我猜测他是位大人物。

他们一直安抚我,让我以一种“轻松而又愉悦”的方式接受新时代。

我不被允许出门,每当我试图逃跑时都会被他们的人发现,他们监控了我,这让我很不舒服。

我同时也在寻找我的挚友,伊万·布拉金斯基同志,我需要他。但他们告诉我,他们无法查到此人的任何信息。

我不相信伊万·布拉金斯基同志已经殉职。虽然违背我的任务指令,但我决定先寻找我的伙伴。没有他,我就不算是完整的“革命者”。……
汇报异常。
汇报异常。
汇报异常。
汇报终结。

……

“你所谓的世界需要我就是去挖一个已死之人?”王耀睁大了眼睛,他嘟囔着,不可思议地握着铲子。“这下好了,你们的战友至少有两个已死之人。”

“你得记住在长白山也是这么被我和弗朗西斯挖出来的。”亚瑟铲起土,轻微皱了下眉,后一句话几乎听不见声音。“事实上我也不清楚他是不是我们的战友……”

“所以我们干脆不要叫Big Four了,叫Dig Four吧。”弗朗西斯插嘴道。王耀轻笑了下,亚瑟仍是愁眉不展。

“这是我这么沉睡多年之后重新再看这个世界。”王耀说道,黑黢黢的土壤和夜空让他迫切的渴望着一团白色,一团照亮他世界的冷光。他开始羡慕起他所怀念的那个人,因为他的心脏会疼,但他不会。“我一直以为这是一场梦。我活着的时候,国家们还在费尽心思地敲诈别国,现在却得时刻提防着天外客了。”

“你出逃时的行为已经说明了你觉得这是一场梦。”弗朗西斯甩甩头发,不让他们挡住视线。“天知道你怎么看得懂法语和德语,把我的安心室砸的稀巴烂……我以为你最多只会俄语!”

“我必须会这些语言。我当时为什么不装作我不懂英文呢,或许知道的还能多些。”

“你想回去吗?”亚瑟顿了一下手头的工作,他定定地看着王耀,祖母绿的眸子亮的像厄运黑猫。

“我不知道,或许有一天吧。”王耀苦笑了一下。“哪怕有些问题我其实知道答案……但结果还是残忍过我的想象。”

“我清楚了。伊万我会继续帮你查的。如果有一天你想回去了,除非纽约又被几个光年外的外星人攻击,我不会阻止你。”亚瑟摸摸鼻子,他看了看脚下的土,压抑住心中剧烈的情愫。

他不是没想过,他和弗朗西斯、阿尔弗雷德,又或者是王耀,他们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些相似之处。

“瞎伤感什么呢,柯克兰家的大少爷,”弗朗西斯用力拍在亚瑟的脊背上,他在用力地笑。“我当初就说,这么好看的金发绿眸,你浪费在晚上简直是奢侈。又没人看得见,纽约人还不都是更喜欢那个金胖子。”弗朗西斯踩踩脚下的土,似乎要压住下面的动静,即使那里静悄悄的。

“两位不做实事的Big Four话痨担当,棺材我挖出来了,谁抬?”



有人看就写后续,大概是阿尔弗捏脸……一个DC与漫威的混杂产物……

评论(8)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