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呱

是素质盾吹
回坑小英雄,原绿谷吹,最近好像有点跳票【通形百万蒙蔽了我的双眼.JPG】
写东西很容易坑,易焦虑人士只能靠写写东西维持生活
墙头很多,很喜欢给太太们小红心小蓝手,希望不被取关😭
aph深坑,漫威深坑
弗朗西斯·波诺伏瓦是挚爱。

【李魏】速溶咖啡

#李魏

我向来是满意魏谦的。

不谈及其他,单凭工作来说,他是个好助理。平日里忙的焦头烂额,各式的周季报表,协议草案压得我仿佛开辟新大陆的头号功臣,光待签的决策就足足够编写半本完全法典。偶尔停下也不过是细胞极度缺水,再不歇息只怕要猝死在办公桌上成为明天的头版头条。这还迫不得已用到evol,整个世界都停顿下来的时候才可以稍稍松开领口,暗骂自己今早领带又系得太紧。

每每这时,总会看见他又出现在总裁办公室,悄悄地皱着眉,平常温和的老好人模样变得有些魄力。左手一沓已经整理清楚的纸件,半边角卷起,他没来得及整理;右手却拿四根手指小心地扣住马克杯的杯把,杯子里是褐色的咖啡,溶液里还混着点星沫子——不是什么牙买加蓝山,只是茶水间的速溶咖啡。

我挑一挑眉,点开冻结的时间,他便匆匆踏入,马克杯被他轻轻地放在文件旁边,杯子上的“loveme or not”明显得晃眼。他嘴唇翕动,本想说点什么,抬眸,和我对视两秒,他便又怔住了,像是我开了暂停按钮。片刻才慌张地应答。

“……总裁,这是董事会的否定案,他们不同意华锐投资恋语电视台。”他好似瞟了我一眼,眼神里是紧张和欢喜,我不太确定。

“我有一票否决权吗?”

“根据股份额计算,您是最大股东……”

“那就把这份草案拿到碎纸机那儿去。”

他叹了气。又似乎没有。六点四十,下班高峰,楼下的汽鸣吵的人耳朵生厌,咖啡的水汽往上升,濡湿了一旁的文件,魏谦看着我,不说话。

“作为您的助理,我有必要告诉您,尊重董事会的决定对华锐有益无害。您不需要坚持把大把资金搭入固定收视的地方电视台,这不合适。”

“我向来是满意你做助理的。”

“我的本职是金融分析师,兼修行政管理。”他望着我,眼神坚定。“华锐……不仅仅是您的公司。”

“你说的很好,但华锐就是我的公司。所以转身,把这份文件烧了,然后通知董事会成员今晚都来开会。”

他抿紧了唇,脸色有点白,肩膀一打颤,整个肩头都有点缩了回去,像只被欺负的兔子。他并不成熟,比我甚至还小几岁,除了纯熟的金融管理知识,他什么都是初来乍到。他扯扯嘴唇,勉强给我一个从命的笑容,腿部肌肉牵扯着他往前走。这使我开始不明白为什么我要那么严厉的对他。

我浅抿一口咖啡,味道很淡,速溶咖啡的粉末没有泡尽,尝起来竟然是干涩的味道,卡在喉管,堵住呼吸,就像是缺氧。

“魏谦,咖啡很好喝。”我的话忽然不经大脑就说了出来,代表感性的某一部分似乎有点尴尬的出现了裂纹。

“……不要担心,我向来满意你。”



大概在我心里,李魏两个的理想关系就是像速溶咖啡一样吧……喜欢诞生在办公室的不眠夜,来的迅速,甚至叫人不及他化匀开来,在更浪漫的爱情面前不堪一击,却又无可替代的填补了那些空荡荡的文件草案。啊,总裁和小助理,简直太棒了……😭

评论(16)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