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呱

是素质盾吹
回坑小英雄,原绿谷吹,最近好像有点跳票【通形百万蒙蔽了我的双眼.JPG】
写东西很容易坑,易焦虑人士只能靠写写东西维持生活
墙头很多,很喜欢给太太们小红心小蓝手,希望不被取关😭
aph深坑,漫威深坑
弗朗西斯·波诺伏瓦是挚爱。

【barlyle】烟

巴纳姆在抽烟,一根接着一根。
菲利普原先也喜欢烟,倒不是觉得呛在鼻腔的烟草味有多舒服,只是觉得这样才有了些男人味道。就像小孩子耍脾气一样。于是他开始学习抽烟,不到几周便掌握熟练,把玩烟杆仿佛个老手——没有人会觉得他才会抽不久。所以也就和他聊聊英国的烟草叶和一塌糊涂的政治,他得以在上流社会安上一个“正经人”的称号,正式立足,拥有和贵妇人打趣的资格。
可他从来没见过巴纳姆抽烟。不存在浅吸一口贴着上嘴唇吹出的道理,男人通常是深吸入肺,在肺里渲染胸腔的色彩,然后再吐出一阵烟。
惆怅的巴纳姆。
最近的票绩比起原来有些惨淡,但菲利普觉得这并不完全是巴纳姆惆怅的原因。更深层的原因必然存在。他需要去试探片刻。
菲利普靠近巴纳姆坐下,熟稔地把他的烟盒从口袋里取出,挑出一根烟卷。他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叼起烟卷试图去找巴纳姆借个火,并且有些紧张。
巴纳姆没有抗拒他的一切动作,目光时有时无地落在他身上,然后他们靠的无比得近,这可能是最近的一次——菲利普可以看清他垂下来的眼睑,细碎的卷发蹭着他的侧脸颊,一室静谧,时间仿佛停顿了下来,以至于他可以看见巴纳姆眼中的火,还有被点燃的自己。
“你怎么了?”菲利普佯装轻松的问他,借住光影和烟雾掩饰着手指的轻颤。
“没什么。”巴纳姆撇过头。
“这可不像你的作风,团长先生。到底发生了什么?”菲利普不死心的捅捅他的腰窝,干笑了两声。
“私事。”巴纳姆又抽了一口烟。
话已至此,菲利普找不到任何理由继续问下去。他发了两分钟的呆,期间多次把目光搁在巴纳姆身上,惹到他不高兴了?或许自己应该表现得更幽默一些。他如此想着,然后把烟卷叼在嘴里。他抠了抠自己的指甲,就好像那长月牙半截的指甲有多好玩一样。
而一根烟最长的寿命不过是三分钟。
“好吧,告辞。”终于,烟屁股烫到了他的上嘴唇。他站起来,慌张的吐出来,把它踩灭。
巴纳姆终于回头,凝望着他。
一只强有力的手忽然抓住了菲利普的衣角,男人起身的速度简直快的出乎意料,他双臂紧紧地圈住菲利普,眼眸里的光一明一灭,他伏下去,伏在他的耳畔,贴得比刚刚他找他借火时更近,他蹭了一下他的耳后根,暧昧的烟雾顺着菲利普的侧脸拍打上来。
“你怎么没接着问问是什么私事。”
“有关你,我忍不下去了。”


单纯的觉得两个男人并肩吸烟是个很浪漫的事,但是写完一读发现居然有点x暗示的感觉……😨而且写的有点像霸道团长爱团长??

评论(4)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