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呱

是素质盾吹
回坑小英雄,原绿谷吹,最近好像有点跳票【通形百万蒙蔽了我的双眼.JPG】
写东西很容易坑,易焦虑人士只能靠写写东西维持生活
墙头很多,很喜欢给太太们小红心小蓝手,希望不被取关😭
aph深坑,漫威深坑
弗朗西斯·波诺伏瓦是挚爱。

【盾铁】the phone

Tony不知道为什么他要留着美国队长的电话。

那是一款很老的机型了,翻盖,按键,甚至还没有照相功能。那时候的手机至少应该有这个功能吧?企业家stark心想。已解散的复仇者中,除了自己神奇失踪的甜甜圈,时不时会出现的暴躁Hulk,不问他人意见就穿墙的vision,有关美国队长不会使用现代通讯设备成为了Tony·stark的新麻烦。

至少得有个除了电话号码之外的社交账号吧。小胡子男人暗暗心想。这样美国队长去年夏天干了什么就可以清晰获知,而不用再三询问他除了“读书,练拳,出任务”之外的娱乐了。

等到Tony记起这件事并费尽心思找到匹配的充电器然后再打开手机时已经是纽约的二月。干冷的天气对于放置已久的蓄电池还不算是个灾难。Tony搓了搓手,按下了开机键,一阵滴里哒拉的开机音乐让Tony不禁有点好笑。暗蓝色的屏幕不错,十分衬美国队长的战服。他赞美道,并笨拙地在九宫格上按着,试图调出通讯录。

美国队长能够操纵这么困难的九宫格却不会玩更方便的触屏手机,真是个怪事。未来学家费劲力气终于调出了通讯录,里面只有一个人的名字,Steve·Rogers,下面是一串安静的号码。

Tony盯着屏幕,沉默了很久。他忽然不太记得他为什么要打开这部手机了。之前的事也模糊不清,他无法完整的回忆起逐个片段,只有大体情节还梗在胸口,提醒他,他们闹掰了,而且不是因为幻视随意进出这个破事儿。

成年人做事不应当是冷静的吗。Tony把手机阖上,两指捏住让他在指尖上下翻滚。

该死极了。他想。

为什么要去找他呢?世界太平,没有红骷髅和泽莫出来搅事。贩卖军火这种小规模的事他一只手解决都嫌多,当然不必麻烦美国队长。

是他心底的声音。

就像他所说的,成年人通常理性冷静,或许小孩子的矛盾可以一笑解决,但是牵扯的过多和早已不再的稚嫩注定了他们之间,任何一声“hello”都是困难的。

Tony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他垂下眼眸,实验室一片死寂,好像殊死搏斗之后的宁静。

这一刻他想到的其实有点多,比如时常出现的早安牛奶,深夜里湿漉漉的亲吻,他刻意买的增高鞋和被扔掉的甜甜圈。

看来其中一个心结解开了。Tony自嘲的心想。因为现在不会再有莫名失踪的甜甜圈了。

他缓慢地挪动双手,把手机放进上衣口袋里,他没有放左心房那边,他选择了右边。带有些孩童样的赌气的成分。

或许等到那一天纽约被入侵了再说吧。Tony心想。他会先有麻烦也说不定,他总会自己打过来。

那时候,他从来没有想过,一直到他独自一人被困在泰坦星上,他都没能再拨通那个号码。

“cap,现在说我需要你是不是有点晚。”他仰躺在土地上,头顶是泰坦星昏黄的天空。
“……我需要你。”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