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呱

是素质盾吹
回坑小英雄,原绿谷吹,最近好像有点跳票【通形百万蒙蔽了我的双眼.JPG】
写东西很容易坑,易焦虑人士只能靠写写东西维持生活
墙头很多,很喜欢给太太们小红心小蓝手,希望不被取关😭
aph深坑,漫威深坑
弗朗西斯·波诺伏瓦是挚爱。

与君殊途不同归

花木兰还依稀记得那年,金戈铁马,一枪一马一人,气吞万里如虎。
只可惜那般光景是再也见不到了。花木兰抚着剑,只觉得指尖寒意彻骨。那刀锋早已不再凌厉,也再无初下战场时的血腥浓重,就好像是沉淀在她日夜思量的回忆里的一个故人,慢慢的显现出了老态。
……
“木兰,你可愿留下。”他只留下了一个清瘦的背影。不如何壮实,却有力得让人心安。
花木兰鼻头有点酸。
她代父从军,数十载来,从最开始连枪都拿不稳的少年郎,到如今威风凛凛的木兰将军,王耀是她的老师,也是她唯一的支柱,支持她撑着每一口气,踏碎万里长空,站于巅峰。她让他为之骄傲,也为他的骄傲而欣喜。
可她终究是累了。
战场的磨砺让她几乎没有时间享受自己作为人的情感,或许有关爱情,或许有关和平,她道不清楚,但又知道这模糊的情愫还是缺失了太多。她终于还是花木兰,还是尚且气盛的年轻将军。
花木兰微一抱拳,克制住了声音里的颤抖,“木兰心向远方,不愿留在这是非之地。”
他愣了一愣,沉默一会儿,还是应了声“好。”
花木兰眼眶热的如同她久违的真心。她知晓他这是应允了,长鞭一扬,竟有些欲落下泪来。
“长官,木兰定会回来的!”花木兰狠狠吼一声,马蹄声湮没了王耀的回应。
……
长雁归去,一个又一个十年过去,她没能回去。王耀成了她心头永远的远方。她长叹一口气,后悔没能听见他最后的道别,没能再好好看他一眼。
罢了,罢了。
他和我不是一类人,就算听到了,看仔细了,也怕是要暗自神伤。花木兰将剑捅入剑鞘,刀刃割得锈声刺耳。
她何尝不曾后悔,又何尝不认得自己的真心。
她招招手,示意那躲在门后面的孙女儿过来坐。那孙女儿怯怯的,长发飘逸,竟有些神似她当年初入军营的模样。花木兰恍惚间只觉得梦就要醒了,醒回她当年嗫嚅着不敢搭话的时候。
长官是否也是怀着同样的情愫呢。她有一下没一下地顺着孙女儿的长发,心想。
为什么不知道呢。
因为王耀从来没说过,因为木兰从来没说过。
因为太多的因为。
因为与君殊途不同归。
门忽的吱呀的开了,熟悉的人影逆着光。
长官。花木兰笑了出来。他这么多年一点没变。连袍子上的暗红色血迹都一模一样。
“你来啦。”
……
花叶纷下,无人践诺。


@穆衍 胃er我来了蛤蛤蛤蛤蛤蛤蛤蛤

评论

热度(45)

  1. 穆衍豆豆呱 转载了此文字
    来这是我互喂er 耀兰好吃啊朋友们来吃粮嘛x lof上还有别的粮噢w hhh她说要喂我左仏,你尽管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