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呱

是素质盾吹
回坑小英雄,原绿谷吹,最近好像有点跳票【通形百万蒙蔽了我的双眼.JPG】
写东西很容易坑,易焦虑人士只能靠写写东西维持生活
墙头很多,很喜欢给太太们小红心小蓝手,希望不被取关😭
aph深坑,漫威深坑
弗朗西斯·波诺伏瓦是挚爱。

我和浪漫先生

#平凡人设定
#我爱仏英
浪漫先生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呢?我常常在想这样一个问题。问题最后的结果总是把时间定格在我莫约十六岁的时候,大约是十六岁的某个午后,我邂逅了浪漫先生。但相遇的地点却模糊不清了,也许是巴黎铁塔旁的一丛矮梧桐边,又或许是塞纳河上空白鸽的双翅里,勃艮第黑皮诺的长藤下也说不准——浪漫先生确实很适合这每一处场景,他优雅又多情,浪漫而随和。和我总喜欢翘着脚讽刺隔壁的英国佬不一样,浪漫先生对于英国人更多是款款深情。我不甚理解浪漫先生的做法,却又隐隐约约的明白些许:浪漫先生喜欢那个英国男人。而我好像也有些喜欢那个英国男人,不同于我身边拖着长长金发的金色毛虫,那个英国男人好看多了。我便总是在揪着英国小鬼的头发时抱怨他不够漂亮,他倒是恼火极了,嚷嚷道他总有一天会变成那样的。
浪漫先生不离身的有自由和爱。他喜欢美酒,所以在喝醉后我便不得不腾出位置来让他歇息。他还喜欢唱歌,从马赛曲到玫瑰人生,他统统要唱一遍。不仅法语,还有英语,德语,意大利语,西班牙语,他都会一点儿,有时是哼唱几句,有时干脆大吼起来。浪漫先生喜欢的人和事都很多,如果真要细数,恐怕得好好列几张清单。但是无论浪漫先生喜欢的人和事有几箱子,他醉倒在我面前时,嘴里念叨的永远是英国男人的名字。
我称他为浪漫先生,其实也是因为他着实很浪漫。我记得有一次,浪漫先生在深夜突然启程,什么也没带,就带了庄园里最新鲜的玫瑰只身前往英国,只为了那个英国男人的一句别扭的想念,虽然最后还是被英国男人关在了门外,不得不苦着脸打电话回来订一张回程的票;还有一次,浪漫先生提前找他的几个朋友订好了直升机和鲜花,还有钻戒,准备在路途中向英国男人求婚。计划极其周详,恐怕说是抢银行都没有人不信,但最后还是不小心在半空中把钻戒掉下去了,浪漫先生为此只好用我教他的办法笨拙的编了一个草戒指送给英国男人。浪漫先生的浪漫确实很让人心动,但不知为何他好像有些倒霉,总是没有如愿以偿。浪漫先生浪漫了前半生,也倒霉了前半生的浪漫,算下来真正浪漫的恐怕就是最后英国男人接受了草戒指并笑得很开心吧。
每每我看到浪漫先生和他的英国男人如何开心时,便也只能望洋兴叹我身边的“英国男人”如何的不开窍了。浪漫先生这时就会走上来,宽厚的手掌顺着我金色的发旋摸向我的后脑勺,开口缓缓道:“弗朗西斯,你终会得到幸福的。”
我哪里信他的话,我是个十六岁的少年了,判断能力也不该弱了。“我没你幸运。”
“不,你会的。”他沉默了一会儿,忽然笑了,就像所有的鸢尾和玫瑰一起盛开,他轻柔地抱住了我,并消失在了我的怀抱之中。
“弗朗西斯,你终将得到幸福。”
待我醒过来,我忽的就长大了,和浪漫先生一般大,手心里被隔壁英国男人烧的伤痕如同我原先的那样,我掌握了干邑的品尝方法,从马赛曲到玫瑰人生,法语,还有英语,德语,意大利语,西班牙语的歌我都会唱一点儿,喜欢的人和事可以列出满满好几条清单——我泪流满面,晚风打在我身上,不太凉,反倒有些些许温热的吐息,就像是街角的咖啡店煮的廉价的咖啡扑面而来的淡淡云烟,又或者是时髦女郎晶莹剔透的红唇上融化的唇蜜。
我是弗朗西斯,也是浪漫先生。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