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呱

是素质盾吹
回坑小英雄,原绿谷吹,最近好像有点跳票【通形百万蒙蔽了我的双眼.JPG】
写东西很容易坑,易焦虑人士只能靠写写东西维持生活
墙头很多,很喜欢给太太们小红心小蓝手,希望不被取关😭
aph深坑,漫威深坑
弗朗西斯·波诺伏瓦是挚爱。

【异色法中心】播音

我每天清晨都会去离家最近的一个地铁站坐坐。偶尔顺手带一份《欧洲时报》或是几本自命不凡的畅销书(诸如《因为我爱你》、《我会再来找你》,我乐于批判他们小姑娘一样絮絮叨叨的叙事方式),然后静静地坐在十六区九号线老旧的木椅上翻阅,在地铁站里享受我每日必有的宁静时光。

“列车即将到站,请注意脚下空隙。”
一班列车驶向站台,坐我身边的金发姑娘似乎不满我在看“畅销书”时嘲弄的眼神,她显得想对我说点什么,又很快咬紧下嘴唇不说话。

“列车到站,请到站的乘客依次下车。”
小姑娘深深望了我一眼,车门打开,她起身,从包里拿出手机开始敲击。也许是和朋友吐槽有人在地铁站里对她喜欢的知名作者表达崇高的不屑吧,我玩味地看看她,没有一点不满的意思。她敲击两下,望我一眼——然后她突然停住了脚步,背对车门疑虑地望着我。我猜她一定是在可惜这个庸俗的中年人没有收起他自命清高的眼神去做个市井小民那样挤地铁。

我来地铁站可从来不是为了品味车厢里香奈儿和汗臭交杂的气味。我暗笑一声,真是个可爱的姑娘,竟然还愣着站在那里。地铁要发车了,她一定会迟到。

就在我展开时报准备看看有哪些陈芝麻烂谷子可以赏阅时,她快步走上来,对我一字一句地问道:
“您……是在等谁吗?”
“为什么这么说。”我轻松地看着头版头条的地铁站爆炸事件,觉得暴徒真是不折不扣的傻蛋。
“您不上地铁?”
“我不等地铁。”
“那您在等什么?”
我似是终于忍受不了她无休止的问话,合上报纸瞧了她一眼。
“你不觉得你问题很多吗。”
“抱歉,如果叨扰到您……”
“我在等广播。”我说。“你要是再不上车,车门就要关了。”
她深深地望了我一眼,转身跑上了车。

“列车门即将关闭。”播音男声悦耳动听,带着点鼻音,就好像是英国缠绵不断的雨季。
我在等什么?
再等一个不属于我的人客套疏远的问候。
“下一班列车于三分钟后驶达。”
瞧,我爱的人又说话了。
那个姑娘趴在玻璃门后盯着我,我猜她一定也是知道了我等待的东西遥不可及。

微仏英,我最近沉迷弗朗索瓦,虽然我觉得一般没人看得出来这是弗朗索瓦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