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呱

是素质盾吹
回坑小英雄,原绿谷吹,最近好像有点跳票【通形百万蒙蔽了我的双眼.JPG】
写东西很容易坑,易焦虑人士只能靠写写东西维持生活
墙头很多,很喜欢给太太们小红心小蓝手,希望不被取关😭
aph深坑,漫威深坑
弗朗西斯·波诺伏瓦是挚爱。

【异色法中心】短篇-灭国

我死了,死在1940年的6月22日,巴黎一年中最美的季节。

弗朗西斯和戴高乐在英国佬的飞机前对视,我则坐在一旁抽一支烟盯着他们俩。弗朗西斯显得疲惫极了。他一言不发,头发一缕缕的纠缠垂下,就像是没有营养的贫儿干枯毛糙。戴高乐抿着唇,也说不出一句话。

“法国不相信死亡。”戴高乐突然说。神情坚毅,他紧紧握了握弗朗西斯瘦弱的手(自从6月14日之后他就没有好好的休息),对他如此说。
“我已经我不再是法兰西了。”弗朗西斯苦笑一声,挣脱了戴高乐同样枯槁的手,顺便打了个喷嚏。除了很早以前,大概是他还不叫“弗朗西斯”的时候,他有过几次感冒,除此之外,他从没有患过这种病。
“我不知道我是否还能为法兰西而战。”他说,在沉默中慢慢的崩溃起来。

我掐断了手里的烟。

我揪起他皱巴巴的领子,迫使他直视我的眼睛。他的眼中毫无生气,平静的死水几乎要浇灭我战斗的意志。他身处绝望的正中心,被名为死亡的痛苦层层包围。

他在害怕。我也在害怕。
我怎能不怕,神经里的痛苦将我撕裂,然后又把我揉作一团,仿佛我是可有可无的面巾纸。
但我不能沉沦在恐惧之中。唯一值得恐惧的只有恐惧本身。
“弗朗西斯,如果有一天,你背叛了自己,背叛了人民和这个国家,我会亲手把你从这个座位上扯下来。”我说,缓缓地放下了他的衣领。
“哪怕我们本都是法兰西。”
哪怕我如此爱你。


沉默异色法的高产日子
嗯……弗朗索瓦好可爱啊……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