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呱

是素质盾吹
回坑小英雄,原绿谷吹,最近好像有点跳票【通形百万蒙蔽了我的双眼.JPG】
写东西很容易坑,易焦虑人士只能靠写写东西维持生活
墙头很多,很喜欢给太太们小红心小蓝手,希望不被取关😭
aph深坑,漫威深坑
弗朗西斯·波诺伏瓦是挚爱。

【露中】冬

#科研耀

我很久没看见伊万了——有多久?久到让我连他姓布拉金斯基还是布拉金斯卡娅都不太清楚了。但我仍然固执的记得他,尤其是他笑起来奶黄色的短发微微颤抖的模样。向日葵,我那时总是不由自主想到这个词,好像只有花能够形容他,即使他高大的像棵树。

“耀,莫斯科的冬天太冷,我们定居在江南吧,我喜欢那里。”他喜欢从背后环住我,把下巴抵在我的肩膀上。他很沉,骨架很大,体温比正常人甚至还要高一点点,每每他如此做,我都以为我被熊绑架,只可惜那头熊不向往贝加尔的明眸皓齿,偏要到那柳叶弯眉的水乡来。

“我以为你已经学会忍受严寒。”我笑着敲敲他的头,写到一半的演算也无心继续。他给我一个轻吻,刚刚喝过下午蜜茶的嘴唇又湿又甜。

“如果不给我温暖,也许我就能忍受寒冬。”窗外的北风呼啸,他比常人高出来的温度让人安心。

又是一年。
我通过回忆和一杯热茶来体会他的温度。茶不是太烫就是太凉,总无法让人心安。
我站在窗边,呷一口茶。
北京的雪总是来得突然,又干又冷,连玻璃窗上可供涂抹的水雾也没有,画出他的脸也成了奢侈。忘掉一个人不比做理论容易。
时间永远在向前,无论未来过去。
我已经很久没见他了。我在呷一口茶,白瓷杯袅袅云雾让我有了画板去做一分钟的画家,我把手抬起来,然后再缓缓放下。
理一理过去吧。我搁下茶杯,雾在玻璃窗上还是散了。


后续可能是个系列!!
露中好吃!!我喜欢这种相处模式!!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