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呱

是素质盾吹
回坑小英雄,原绿谷吹,最近好像有点跳票【通形百万蒙蔽了我的双眼.JPG】
写东西很容易坑,易焦虑人士只能靠写写东西维持生活
墙头很多,很喜欢给太太们小红心小蓝手,希望不被取关😭
aph深坑,漫威深坑
弗朗西斯·波诺伏瓦是挚爱。

【DBH】程序性失调

#马康+汉康朋友向
#憋了这么久居然只能憋出这样的成品……
#文力全无下口谨慎
(一)
一声枪响。
康纳忽然恍惚了一下,他脑海中最后的片段是马库斯在对他说,你瞧,这幅画是你。
红墙碎裂开来。
一切结束于两声枪响。
(二)
康纳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选择独身潜入耶利哥。程序上的最佳方案理应是先告诉阿曼达实情,再由她定夺。

只是因为他看了那个名为马库斯的仿生人的演讲?康纳自嘲地笑了笑,他竟然不知道自己那么像人。

耶利哥的领袖,安卓们心中的“RA9”,他们把他的话奉做圣旨,只有康纳注意到他无法在云端数据里找到任何有关马库斯的记录。

他久久的凝视着电视上的领袖,所有的数据都在翻涌。——型号目测是RK200的原型机,和自己同样,可以算作是卡姆斯基的个人艺术品。

除此之外呢?还有什么?

有时候是他控制程序,有时候是程序控制他,他们仿佛博弈的对方,康纳疯狂的想继续往更深处,往本源处搜寻与马库斯有关的信息,却被挡在墙外。

他拿手捂住头,脑袋上的LED灯闪烁着危险的红色。

“嘿,嘿,康纳,你在干什么。”汉克手里有个啃了一半的汉堡,他左手没有拿着超大杯可乐——很显然是已经躺在门外的垃圾桶里,等着风灌进瓶身。

康纳在最后一根电线崩断之前被及时打断,他的LED灯恢复蓝色,缓过神来。

“副队长,巨无霸汉堡和大杯可乐的热量是正常成人一餐摄入量的两倍。”康纳眨了下眼睛,汉克捂额长叹一声,仿生人的真诚总是充满恶意。

“我就不该叫醒你,该死的安卓。”

“至少在吃完汉堡之后。”康纳说道。汉克嘴里叫着上帝,说现在连仿生人都会开玩笑了。

我见过他。康纳心想。

(三)

要寻找到耶利哥并不是什么难事,至少对于康纳这种仿生人来说。

那是一艘船,破旧的船身上依稀可以看见有几个不甚清楚的字母。

原来是船名。康纳了然。但仿生人也会有诺亚方舟吗?

他轻而易举地上了船,从汉克柜子里弄来的衣服没有引起一点怀疑。只不过是不是有点太大了?康纳扯扯衣领,半敞开的领口偶尔能刮进底特律的寒风。木柜里陈旧的土木味对他来说就如同这次革命一样新奇。

“马库斯在哪里?”康纳随手抓住一个仿生人问道,那个警卫服饰的仿生人听闻“马库斯”三个字,便开始兴奋地比划。

你在寻找马库斯?他说,凑近一步。他太了不起了!你也很崇拜他吗?

不。康纳后退一步。不,他说像是强调。

怎么会……你从没有听过他的演讲?你见过他本人吗?深邃的瞳孔简直是神明的恩赐!仿生人有些不解了,他继续为自己的偶像辩驳着。有些仿生人凑过来,点头附和,随后他们把话题渐渐打开,一言一行全是“耶利哥”和“马库斯”,以及一个被提烂了的“自由”。

他们真的懂自由吗?

只是一群羊。康纳不知怎么就如此想了,而且这种感觉无比清晰。

电子羊,在蓝色的血液草原上,看似秩序却盲目地跟从领头羊。

“马库斯到底在哪。”康纳的一只手搭上警卫仿生人的脖子,肌肤褪去,仿生人僵硬了一下,未等他回答,康纳已经迈开步子朝着反方向离开。

至少从他的记忆里,康纳知道了马库斯曾经握住他们手时的感觉,领头羊的角上没有挂着牧羊人的铃铛。

究竟是谁错了?一种奇妙的熟悉从康纳心底浮现。

评论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