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呱

是素质盾吹
回坑小英雄,原绿谷吹,最近好像有点跳票【通形百万蒙蔽了我的双眼.JPG】
写东西很容易坑,易焦虑人士只能靠写写东西维持生活
墙头很多,很喜欢给太太们小红心小蓝手,希望不被取关😭
aph深坑,漫威深坑
弗朗西斯·波诺伏瓦是挚爱。

【DBH】永远向远方

马诺
他身边的仿生人总喜欢哼歌,那些他听不清楚的调子。
仿生人的嗓子总是很好,他们依靠程序掌握,完美的仿生人自然能够唱出完美的高音,熟练的双手没有一点老茧便可以拉走小夜曲和G大调。
这可以归结成是没有灵魂而导致的器械式完美吗?马库斯扭转方向盘,他开着老式的奔驰540k,车载音箱里是Tony O’melley的《autumn leaves》,副驾驶的诺丝昏昏欲睡。
他们就像一副后现代艺术画的具象化,脱离时代似的飞奔,奔向未来。
马库斯的视线从诺丝半边靠着门的脸颊上划过,他屏住呼吸,哪怕仿生人本没有这种东西,他像是抬高水里的游轮尾一样抬高自己的眼神,不让他们留下任何水波,小心翼翼。
距离仿生人的革命成功早已过去几年,全世界的仿生人公司都已经耐不住压力而停止生产仿生人,只生产他们的零部件用以治疗。马库斯曾经笑着说这是把他们当做最后的蓝鲸来圈养,诺丝仍然吹着泡泡糖,咯咯笑着说也没什么不好。
他们终于是人。
做人的滋味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新鲜的,他拉住诺丝的手,拇指摸索着她的手背。他们会去打网球,诺丝尝试着去学如何打领带,在公务繁忙的晚上,他们会靠在一起,挑挑捡捡对方的表现,拿白日的外交辞令互相打趣。
“冷吗。”诺丝的手背微微移动了一下,马库斯问道。
“怎么会冷。”诺丝抿唇悄悄嗤了一声。“我亲爱的先生,我们现在究竟要去哪呢?”诺丝问道,十指与马库斯悄然紧扣。
“我不知道。”马库斯牵起她的手亲吻一口,“我不知道。”他重复了一遍。
“那我们就去这儿吧!”诺丝忽然站起来,高声吟唱着他曾经唱过的歌曲。
“向不知道进发!”
“向不知道进发!”马库斯高喊,完美无瑕的声音。
诺丝抱住马库斯的脖颈,她狠狠地啄了一口马库斯的左脸颊。

评论(6)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