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呱

是素质盾吹
回坑小英雄,原绿谷吹,最近好像有点跳票【通形百万蒙蔽了我的双眼.JPG】
写东西很容易坑,易焦虑人士只能靠写写东西维持生活
墙头很多,很喜欢给太太们小红心小蓝手,希望不被取关😭
aph深坑,漫威深坑
弗朗西斯·波诺伏瓦是挚爱。

【mha/轰出胜】你所未见的未来(一)

“这是一个误会。”

爆豪胜己从便利店走出来,塑料袋里是香烟和加热好的意大利面。朦胧的蒸汽从袋子底部窜上去,黏在内侧的壁上,整块塑料袋都皱缩了起来:高温逼着塑料流泪,从外看,却是一如往常。

像爆豪胜己一如往常的日子。

爆心底,二十九岁,No.2英雄,目前单身。
并且从没有过绯闻。

关于他情感生活的流言,网络上并不是没有过。说他有秘密恋情也好,说他是个同性恋也好,更有甚者说他早就丧失了性【能力,并借此来宣传自己的三流医院的也大有人在。他自然不会在意。工作室的同伴们总会在那些他用来补觉的发布会上澄清的,况且自己本身也并没有做错什么,有何畏惧呢。

一根烟被点燃,又很快掐灭。马上是八点,晚高峰的黄金时段,他不想浪费时间——谁知道这丢掉的三分钟会不会加量成三十分钟。

琐碎的生活像碎纸机,连他最后这一点的爱好都被清理干净。

爆豪胜己打开车门,原来的车是张扬的红色,在最近的一次换车之后,反倒变成通体漆黑的公务车了。后视镜上挂着的欧尔麦特人偶很显然已成为爆豪这一代人独有的记忆,这么多年没扔也算是对年轻时代的一种回应。
他未曾经过任何思考,很顺手的,把塑料袋放在了副驾驶,打开了调频。

“……近日发生的针对职业英雄的恐怖袭击已经被No.1英雄焦冻解决。但是社会上对于英雄存在的必要又进行了一轮的讨论……”

频道很快断了声,没有人知道爆豪胜己是如何在狂拍车载音箱的按钮的情况下还安稳开车的。下一个,下一个,下一个!究竟有什么可报道的?!他烦躁地抓了一把头发,最终在安静又拥挤的车流中泄了气。

最后一个调频是音乐电台,平静的歌声缓缓流出。这是一首无名的歌。过长的前奏本该让他愤而继续按出“下一个”。但是又有什么事可做呢?除了在这里听听破歌。爆豪胜己自嘲地想,刚刚的新闻还历历在目。

No.1英雄说到底是凭借一张俊脸多得了几张阿姨们的选票罢了,那场棘手的反恐行动,如果没有自己手下的支持,也够阴阳脸呛的。

然后自己便落魄地吃三千円一份的速食,住单身公寓,被媒体诽谤感情生活,看着他抢走No.1英雄的名头,还拿着新的战绩耀武扬威,最后被困在车流中,听着一首前奏长到他想冲过去扯烂他的琴的歌。

这就是他二十九岁的人生吗?

没有惊喜,没有意料之外。

爆豪胜己用力靠在椅背上。


前方有点吵闹,音乐迟迟的开口,像是演出拉开帷幕前的热场。他转了转目,刚想定睛看看什么情况,一个绿色的身影忽然跳跃在车间,速度如此之快,连他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随后未等他思考充分,绿色身影所带来的爆炸便切实发生,连环爆炸地声音意外的好听。

“该死的垃圾……”爆豪拉开车门,那道人影似乎看见了他,直愣愣地站在一辆已经被压扁的红色汽车顶,偏了偏头,对他笑。
爆豪呼吸一滞,脑子钝痛,手里本该给同伴们打电话的手机也滑落在地,屏幕碎裂。
“……臭久?”
屏幕碎裂前最后一闪,是爆豪的屏保。
他们最后的合影,雄英高中2015级A班毕业照。

评论(15)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