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呱

是素质盾吹
回坑小英雄,原绿谷吹,最近好像有点跳票【通形百万蒙蔽了我的双眼.JPG】
写东西很容易坑,易焦虑人士只能靠写写东西维持生活
墙头很多,很喜欢给太太们小红心小蓝手,希望不被取关😭
aph深坑,漫威深坑
弗朗西斯·波诺伏瓦是挚爱。

【mha/轰出胜】你所未见的未来(二)

#微量上耳元素请注意
#对轰轰的描写还是太少了,下一章补偿他😭
#我真的是绿谷吹,不要怀疑我的身份
#私心的想要评论(不存在的)

戳我看爆豪吐露心声

“现在可不是犯浑的时候。”一个很平静的声音从爆豪胜己的耳旁掠过,顺便带起了一阵风,速度快的迷人眼。
“阴阳脸……。”爆豪胜己握紧了拳头,硝化甘油从发白的指缝里溢出来。
车上的绿发男人诡异地一笑,略尖的虎牙泛着尖锐的光,他双腿发力猛然蹦起,反应比闻讯赶来的轰焦冻还要迅速。就像踩在夏日荷塘的浮萍之上一般,迅速的跑开了。


“爆豪,你当时应该下手。”彼时的爆豪胜己奋力地抢救现场伤员,半边红发的男人微微喘着气,站在他身后给了一个毋容置疑的陈述句。平静的跟冰川一样的阴阳脸今日也不例外。爆豪胜己暗嗤一声,一个大力,把汽车被敲扁的顶击回了原型。

“老子不用你教。”
“那你为什么放走他?”

爆豪胜己手中的动作甚至没有一丝停顿,他从里面拉出奄奄一息的伤员,干脆利落的把人扛到左肩上。他不打算回答轰焦冻的任何问题,出于防备,也出于他的私心。
轰焦冻眼神暗下去。爆豪胜己的无视按理讲是意料之中的,但——他看清楚了,车上那酷似绿谷出久的人影。他没有任何迟疑的追上去,却发现身后的同学还痴呆一般地瞪大双眼,迟迟不舍上前触碰。他说不清楚这种感觉是什么,但是它却像某种少年时代的攀比遗留至今。

“那你为什么,”轰焦冻的一只手搭在爆豪的右肩上,近乎没有感情的温度透过皮脂,直击爆豪内心最痛苦的那根神经,“放走绿谷。”

怒目。

硝化甘油在两人皮肤交界处炸开,轰焦冻眼神闪动,嘴角向下轻微地撇开。


“你以为老子不知道绿谷十几年前就死了吗?”爆心底一向不失手的爆炸对准焦冻整个面部迸炸出来,另外的男人右手凝出冰旋堪堪阻挡,一口冷气从他嘴里吐出来。
倒不如说从眼里吐出来更合适。爆豪轻蔑一笑。




绿谷出久离世了,这是个事实。
而人死便必然没有复活的道理,哪怕现如今各种诡异的个性层出不穷,死亡依然是一到无法逾越的沟壑横在彼此之间。没有人敢拍着胸脯说那些消失的呼吸都还能重回故体,他曾经见过的最厉害的个性,也不过只是在人还有一息残存的时候强行逆转时间罢了。
那么究竟为何念念不忘呢。轰焦冻在绿谷的葬礼上撑着伞,一众同学都披着黑衣服缓慢的行走。绿谷引子面色如同已逝之人,在葬礼的现场差点晕倒过去。轰焦冻在她身边搀扶着,流不出泪,却在葬礼过后的一年里,面对通讯软件上永远定格的消息数次呜咽。

红银发男人踏近一步。
“十一年。”
“是十一年前。”
“在我们面前。”
往前踏近的第二步,苦涩的厉声。

“……你他妈的就不能给老子闭嘴吗!?”
爆豪胜己许诺过一定会忘记他。
他没有食言,他几乎就要忘了他了。



“……三,二,一,相泽老师好帅——”
镁光灯复古地闪烁一下,拍照大叔捧起相机,十分开心的对一群孩子们说道:

“已经好了!”

十八岁的高中毕业生们,从刚刚紧张的气氛中脱离出来,穿着校服像一群叽喳的鸟儿般互相拥抱。女孩子们互相交换了粉红色的信,里面写着祝福语和少女的秘密。平时酷的不得了的耳郎在一片哄闹声中向上鸣讨要他左胸的第二颗扣子,中了桃花运的倒霉鬼支支吾吾地扯下来塞进对方手里,在更重的哄闹声中一把拉住少女的手快步离开。

爆豪胜己如同局外人一般的坐在远处,撑着下巴浅浅地笑。他没有什么要留下的回忆,与其说是局外人,更像是隔着玻璃看一出电影罢了。参与其中,却只是贡献了点电影票钱和咀嚼爆米花的声音,感动是男女主角的,爆米花属于他。

直到丽日御茶子也和耳郎响香说出了一样的话。

“我……我能问你要你左胸的第二颗扣子吗?”女孩子的头发垂下来半缕,堪堪遮住脸上的红晕。果不其然是哄闹声,“给她!给她!”的音浪一阵高过一阵。

他第一个反应是愤怒,第二个反应是想拍桌子。
然而未等他做出任何无理由的反应。

“我也想要。”轰焦冻站在绿谷出久的左边,更靠近心脏的位置,他指着那颗扣子,认真地说:

“扣子。”

鸦雀无声。

“啊、啊为什么都想要这颗扣子?我我我没有准备这么多要不你们一人拿一颗左边右边的都可以……”
爆豪胜己的桌子裂成了两瓣。
“开什么玩笑啊废久?!磨磨蹭蹭地玩这种无聊的游戏,有这个闲工夫来跟我打一架啊?!”
爆豪说完了,咬着牙握紧拳头,效果却完全是反的,轰焦冻挡在绿谷出久面前,丽日御茶子置若罔闻,茶色眼眸只盯着眼前人。

糟透了的毕业典礼。爆豪胜己喉结滚动,逃一般的,离开了馆场。






“他就是在你发呆的时候逃跑的吧。”焦冻加重了“他”的音。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爆豪胜己迅速处理了伤员的伤口。
“如果你真的念念不忘,至少参加一次他的纪念日。”
轰焦冻不再多说。

“唠叨个没完了……”
“是下个月,七月十五号。”

爆豪胜己的二十九岁,有了惊喜,有了意外。

评论(4)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