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呱

是素质盾吹
回坑小英雄,原绿谷吹,最近好像有点跳票【通形百万蒙蔽了我的双眼.JPG】
写东西很容易坑,易焦虑人士只能靠写写东西维持生活
墙头很多,很喜欢给太太们小红心小蓝手,希望不被取关😭
aph深坑,漫威深坑
弗朗西斯·波诺伏瓦是挚爱。

【Dover仏英】夏末

#迟来的Dover日贺文
#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大龄鸡汤男青年……?


夏季即将结束了。

弗朗西斯从乡间小屋的木板床上醒来。现在是清晨,硬质的木板床让他的肩膀有点不好受。身旁已经空了,人的气味只是淡淡的不肯散去,再没有一点温度。

弗朗西斯从床上慢吞吞地爬起来,肩膀依然酸疼,他给自己煮了一杯早安咖啡,英国人喝完晨茶的杯子还没有被收拾好。骨瓷上墨绿的纹路扎得弗朗西斯喉咙深处的某些东西生疼。他抿一口咖啡,以为是因为这次的咖啡豆太过劣质。

“再找时间去买吧。”弗朗西斯对自己说。晨雾和烟遮住了透过窗口玻璃折射进来的光,朦胧间,弗朗西斯意识到了,时间流逝之快,无人可及。

夏天结束了。

弗朗西斯在雨天忘了早安咖啡,也忘了伞。

连锁咖啡店的咖啡没办法拉出漂亮的拉花,租借的雨伞也没办法完完全全的遮风挡雨,以至于弗朗西斯深绿色的风衣袖子被雨和饮品淋出了迷彩服的式样。其中有一部分还留有咖啡的余热和浓香,以及陌生男人有些手忙脚乱的道歉。

“抱歉……!”陌生男人的英式口音对于法国人来说不是个最佳的道歉选择。弗朗西斯却欣然接受,因为他听见了这是命运在朝他道歉。

“我替您送去洗吧,倘若您不介意。”

弗朗西斯多次问过自己对于这份爱情的定义。然后他一无所获,因为这和他拥有过的爱情相差甚远。没有鲜花,没有祝福,没有费尽心思挑选的红色高跟鞋和清晨六点的吻。

这是他想要的爱情吗?

不是。

这是他完美的伴侣吗?

不是。

他会和他共渡一生吗?

答案仍然是不。

但无论如何这一切仍然在继续。弗朗西斯无法抑制自己去拥有这份不完美的爱情,为球队大打出手,在半夜十二点给对方一个充满酒气的吻,和两套大小相仿的男士西装。

爱情始于秋日,盛开在冬季彼此的体温里。

弗朗西斯的恐慌没有随着春天的到来而融化。正相反,这一切都像是结成了冰,把他一夜之间由巴黎的春天带到了南极的冰天雪地。

当日常的争吵度过了磨合期却仍然持续发酵,这就意味着生活也在持续发酵,最终的结局不是酿成酒,就是酿成大祸。

“我他妈受够了!弗朗西斯,你这个混账骗子!”

“总是你不懂得体谅!”

门被猛然阖上。屋内的玻璃都震得发响。弗朗西斯面对镜子和自己对话。对话的内容毫无营养。

生活会在给予你一切之后抽身而去,有时候你觉得你该责怪他,有时候又会怀疑他究竟是否存在。

他们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到了他们计划已久的小木屋。这间乡下小屋离城镇开车都至少需要三十分钟。几乎没有人烟,让弗朗西斯以为他又回到了爱情刚开始时的模样,也是这样的安静。在雨中滋生成长,重归于土壤。

“亚蒂。”弗朗西斯的呼吸急促,他想象他们在疯狂的啃噬彼此,想象身下人有激烈的回应,原始纯粹的兽欲,他们留下彼此的爪印。

眼前人用胳膊遮住了眼睛,承受着摇晃着的强力冲击,咬紧下嘴唇,没有回应。肉体炽热,他的脸潮红一片,偏偏安静的像个成熟的都市人——灰色的建筑、雾霾、还有领带,失去了热情和兴趣。

弗朗西斯苦笑一声,闭上眼睛,给了亚瑟一个吻。

人总要适应生活,但生活适应它本身却困难无比。

乡间的雾散了,脚步声也逼近了。

“——弗朗西斯,我的茶具!”英国男人拍开门,衬衫上是汗水和晨雾。

“你总是忘记收拾。”弗朗西斯笑着,熟稔地收拾好茶具。

“跟我道个别。”弗朗西斯拿鼻尖触碰亚瑟的脸颊,结束了夏天。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