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呱

是素质盾吹
回坑小英雄,原绿谷吹,最近好像有点跳票【通形百万蒙蔽了我的双眼.JPG】
写东西很容易坑,易焦虑人士只能靠写写东西维持生活
墙头很多,很喜欢给太太们小红心小蓝手,希望不被取关😭
aph深坑,漫威深坑
弗朗西斯·波诺伏瓦是挚爱。

苍茫万里,愿你醒来还是少年【上下铺侯海候无差】

上下铺组

侯亮平面对的嫌犯罪人,从穷凶极恶到小官小贪,从男的到女的,老的到少的,倘若当真要数,恐怕还得好好数上几个钟头。他从没有过畏惧,也从不畏惧。——这有什么?侯亮平心想。那促使他勇往直前的,或许是心中的正义,又或许是因为他总有栖息的地方,他不畏,他谋划半世,也总是此间少年。

直到那个下铺的人从此被盖上了苍白的被单,一同隐匿在茫茫白色之中。

侯亮平忽然浑身发颤,他想怒吼,又不知所措的像个孩子。他只得一遍又一遍的看,然后在对他说道:
“陈海。你再看看我吧。”

声音总是轻飘飘落下,又把胸腔砸出一个坑。侯亮平有时甚至不愿来探望陈海,他总能瞧见他,却又瞧不见他。这是折磨,他的无畏,他的少年,他的栖息地,顷刻之间就支离破碎。只有那一股正义,一腔不知名的情愫在疯狂的潜滋暗长。侯亮平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的感情,他固执的认为这是兄弟情。——也许是,又也许还有些什么其他。只是侯亮平不想说,陈海不能说,他们彼此心照不宣,又无疾而终罢了。

“陈海,今天小皮球又闯祸了。”

“陈海,你可少骗我,你肯定知道陆亦可的感情,你为什么不乐意?”

“陈海,你别忘了你还欠我一窝贪官。”

倘若陈海醒了,侯亮平敢断定自己会和他滔滔不绝地说上一整天。哪怕他嫌弃他烦也好,哪怕他什么都不记得了也好,他一定要和他聊聊,聊聊他们少年,聊聊青春,聊聊他终于明白的兄弟情,聊聊他多次妄图跨越,却总是差一步的……

爱情。

“陈海,我……很想你。”

评论(2)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