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呱

是素质盾吹
回坑小英雄,原绿谷吹,最近好像有点跳票【通形百万蒙蔽了我的双眼.JPG】
写东西很容易坑,易焦虑人士只能靠写写东西维持生活
墙头很多,很喜欢给太太们小红心小蓝手,希望不被取关😭
aph深坑,漫威深坑
弗朗西斯·波诺伏瓦是挚爱。

【仏英】短段-我想,不止是吻

“我还什么都没干,上帝!”

弗朗西斯刚刚被隔壁院子里的苹果树掉落的苹果砸中了脑门,又恰巧被奥内斯太太看见,误以为这前来拾猫的年轻人是个“苹果大盗”,这使他感到烦恼——他最近接连遭受不幸,今天的小风波只是一点点间奏,却足以引出下阙长久的焦虑。焦虑使他像炉子上的黄油块,一点点的磨掉他半生的幸运和无忧无虑。我觉得我该安慰下他,又觉得我实在是无事可做,难道我真的该告诉他苹果落下只是为了让他变成牛顿第二吗?——弗朗西斯才不会信哩!但我还得好好安慰他,不然他不为我捉我淘气的弗朗吉(以弗朗西斯名字命名的长毛猫,因为我觉得他们一模一样)就是个大麻烦,我不会爬树!于是我慢悠悠地晃了两圈,等弗朗西斯郁闷着把苹果啃了一大半,这才走上前去,紧挨着他坐下。


“弗朗西斯,相信我,所有的麻烦都会被你啃食掉的,就像这个苹果!”


 他盯着我,目光闪动了一下,他不说话,接着啃苹果,对我的话没怎么搭理。过了好一会儿,他这才含糊不清地对我说:

“不得不说,奥内斯家的苹果很难吃。”


“那你还啃!”


“我当然得吃掉,不然太对不住我的麻烦,和你的弗朗吉了。”他眨眨眼,扔掉了苹果核,把一旁睡觉的弗朗吉挠起来,抱住递给了我。“这个不怎么甜的苹果就当是你给我的报酬了。”

我接过弗朗吉,顺着它的毛,弗朗吉的毛很长,很干净,就像是弗朗西斯的睫毛——就像他的睫毛!我凑近,情不自禁,我发誓,那只是个浅浅的吻,给他的睫毛。

“——老天!”弗朗西斯笑了起来,“这个吻真甜!”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