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呱

是素质盾吹
回坑小英雄,原绿谷吹,最近好像有点跳票【通形百万蒙蔽了我的双眼.JPG】
写东西很容易坑,易焦虑人士只能靠写写东西维持生活
墙头很多,很喜欢给太太们小红心小蓝手,希望不被取关😭
aph深坑,漫威深坑
弗朗西斯·波诺伏瓦是挚爱。

【奇赵】通透

魏渭到现在还记得和赵启平一起宵夜的那个晚上。

啤酒刚刚喝了两三口,夜宵还没开动。晚风不太凉,还卷杂着从厨房远远近近咋呼起来的油烟,挤得人冒出汗来。羊肉串上桌,肉的每一个褶皱和纹理都看得清清楚楚,仔细闻兴许还能发现嗤嗤外渗的热腾腾的油。啤酒瓶磕得木桌子噔噔响,赵启平先一步下手,不容分说,又是满口肉汁,烫得直哈气。魏渭笑侃,却不想也被油烫了舌头——味蕾一下炸开,就好像是许久不见的味道重出江湖,宣告舌神经的主权。烫是烫,也叫人赞叹不已——魏渭小心谨慎的尝了半辈子的酸甜苦辣,此刻倒是被羊肉串征服得五体投地。

可征服者究竟是谁呢?魏渭心想。赵启平被烫了下舌,心怀不满,执意要从口头上发泄出来,所以此刻正滔滔不绝地讲新闻头版头条的“夜宵风云”——猫肉狗肉,汤姆杰瑞,还有绦虫和活活被烫死在肉里的卵……魏渭笑骂,这个赵医生当真的不识好歹,偏偏挑这种时候说这些话。赵启平也不恼,倒是摇头晃脑地假装严肃了起来:
“魏兄,你可比我有趣多了。”

“怎么说?”

赵启平摇摇头,又点点头,一副故弄玄虚的模样,也不说话,就是喝酒,时不时挑挑眉毛示意自己在组织语言。

“——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赵启平举起绿玻璃瓶,

魏渭一怔,心中好笑。

他这是不乐意说,还是当真不知道?

魏渭举起酒杯:“干!”说罢,就仰头喝了半瓶。赵启平吓了一跳,不服输,倒也喝了半瓶,

他头一次不想摸得那么透。

“魏兄,你真的了不起,安迪很聪明,但她无趣;曲筱绡机灵古怪,却也不有趣。倒是你,通透过了,但依然有趣。”赵启平含糊不清地说。魏渭没来得及叫他打住,只好看他一口气塞满嘴,“我很佩服你,魏兄。和不有趣的人在一起是种折磨,哪怕她再聪明、古灵精怪——你怎么选中了安迪?”

“因为我觉得她和我的灵魂契合度是百分之一百。”魏渭垂眸,心中有点暖意,但望着赵启平,他忽然就不想炫耀这份暖意了——到底是觉得寒气相投的两块玻璃更适合。

“有趣不是我的唯一衡量标准。”

赵启平的目光闪动了下。手中动作微顿。

“说起来,魏兄,你有没有听说过无国界医生组织。”赵启平漫不经心地说,搁下竹签。夜宵店里人来人往,明明是半夜十分却热闹非凡。魏渭想说,他有的,他也想尽一份力,可话绕了又绕,魏渭盯着赵启平肩膀衬衫上的褶皱瞧了又瞧,最后也只是打了个太极:

“我有书,想看看吗。”

手机铃声响得恰到好处,赵启平收起寒意,魏渭也让自己的四肢重新充满血液选择的热度。聊天,话旧,假装恶心的不吐不快,彼此心照不宣地抚掌大笑,他们明明才认识几个小时,就又好像寻觅了半辈子的知己。只不过有什么一直硬硬地隔在他们中间,那是再冷的玻璃都化解不了的世俗。赵启平酒量没有在商界久经沙场的魏渭好,几瓶下去已经昏昏沉沉。夜宵差不多关门了,天没破晓,也将近不远。魏渭一把搭起赵启平的肩,扶着他往门口走去。

“魏兄……嗝……我想……”赵启平嘟嘟囔囔,话没说完就不省人事。魏渭没敢多揣测他的话,只是固执的觉得这是对他问他要不要借书的一个回答。

“我借,都借你。但——记得还。”

魏渭搀扶着赵启平,年轻小伙子的嘻嘻哈哈似乎和他格格不入,却又无比相似。他始终觉得人是复杂的动物,只是没想到那么复杂。

安迪,他喜欢的。

赵启平,他……喜欢的。

这两者之间的不同,仅在于几瓶酒和羊肉串,还有先来后到的问题上。然而这是所有人都跨越不了的沟壑。深不见底,只可瞧瞧,不可深入。

最后书被借了,却没有还回来。

“魏兄,我没有时间玩这个。”
“每天我都会遇到无比可怜的人,要是当真每个都捐点钱,捐管血,我早就精尽人亡了。”
“扫好自家门前雪吧。”
“我有时候只能假装自己铁石心肠,我又怕自己真的铁石心肠了。”
“……算了,魏兄,借我一万块,我急用,这次我真的看不下去了。”

……

“行。”

所谓可怜人,还有你我吧。魏渭叹气。
太通透的玻璃,照得了别人,看不见自己。










【小短片,我喜欢赵医生和魏兄,尤其是奇点,为他产粮!!!!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