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呱

是素质盾吹
回坑小英雄,原绿谷吹,最近好像有点跳票【通形百万蒙蔽了我的双眼.JPG】
写东西很容易坑,易焦虑人士只能靠写写东西维持生活
墙头很多,很喜欢给太太们小红心小蓝手,希望不被取关😭
aph深坑,漫威深坑
弗朗西斯·波诺伏瓦是挚爱。

【仏米】此刻


“我们总在期望美好一直如初。”弗朗西斯说道,他笑,望着阿尔弗雷德。他们十指紧扣,漫步在马里布的沙滩上。“比如爱,比如你养的那条鱼,我们都不希望他们死去。”

“但阿尔提还是死了。”阿尔弗雷德撇撇嘴,他用脚扬起沙子,玩闹般的把它们泼洒到弗朗西斯的腿上。弗朗西斯也不甘示弱,很快扬起一脚回击回去,他们牵着彼此的手在沙滩上顺着海水扭作一团,满嘴沙子和臭骂。

“闹够了,弗朗西斯。”阿尔弗雷德吐出口中的沙子,躺在沙滩上大笑。“我甚至不知道你比我还了解这个国家——如果你三年前告诉我,我会在马里布的沙滩和你一起踢沙子玩,还呛了几口海水,我一定会送你去治疗癔症。”

“我现在就好像生活在不真实的梦中,弗雷迪。”弗朗西斯将手脚舒展开,直挺挺地倒在了阿尔弗雷德身边。“一个照进现实的美梦。”弗朗西斯说道,他侧过头,凝视爱人的半边面庞,美国男孩的蓝眸子深深浅浅:他喜欢机械工程和宇宙行星,却也喜欢快餐店里三分钟一个的鳕鱼堡和免费续杯的可乐;他是一片海,更浅得像一洼水坑;弗朗西斯只觉得自己要溺死在他的蓝眸子,又觉得他比尼采和叔本华好懂太多——他是否该赞颂,为他此刻的爱人?

“这么说来你还该感谢我,带给你美梦?”阿尔弗雷德把头扭过来,盯着弗朗西斯眨了眨眼。

“说的没错,我的英雄。”弗朗西斯缓缓微笑起来,一如他倾听阿尔弗雷德在解释潮汐和月亮之时的笑容。他伸手,揉了揉阿尔弗雷德的头发,干净柔软的触感像一只巨型宠物犬。弗朗西斯情不自禁,他给了他一个吻,咸得叫人发指,更浓情蜜意得化不开。片刻之后,他们松开了唇。弗朗西斯笑眼如初,阿尔弗雷德的耳根却随着他略急促的呼吸攀上红色。他一点都没错——阿尔弗雷德,他的小英雄,值得他的每一篇诗歌和文章赞颂,值得他花下半辈子去爱和记住。即使他听不懂阿尔弗雷德那些复杂的理论,他也无心关心弗朗西斯的花草谢了几盆,他们依然会相拥,相吻,相爱,这是他们的本能,而且深入灵魂。

“事实上,一切都在不停的变化,我爱你,也只能说是我此刻爱你。无人预知未来,过去也成为无底洞,阿尔弗雷德,你知道吗,我只有现在的你。”弗朗西斯抱紧了阿尔弗雷德,把头埋在他的肩上。美国男孩的肩很厚,热腾腾的朝气让他四肢回暖。他也许听懂了,也许没有,但谁还在乎那些。彻蓝天际,马里布的下午七点,夕阳正好,细看起来,此刻合适相恋。



写的很仓促,因为实在是太困了【……】有时间改,麦粒自从谈了恋爱歌都不叛逆了呜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