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呱

是素质盾吹
回坑小英雄,原绿谷吹,最近好像有点跳票【通形百万蒙蔽了我的双眼.JPG】
写东西很容易坑,易焦虑人士只能靠写写东西维持生活
墙头很多,很喜欢给太太们小红心小蓝手,希望不被取关😭
aph深坑,漫威深坑
弗朗西斯·波诺伏瓦是挚爱。

【米菊】九十七号签

“琼斯先生,不求一支签吗。”

本田菊双手合十,郑重地用木勺舀水净手,朝着石龙头拜了拜,弄得我不明所以。

“求签?”我把手握紧揽在脑后,头偏了偏,以便侧开他深邃的黑眸子。对于东方历史,我还尚且有几分兴趣,更何况是曾经交手过的本田。但是我并不信教,无论是东正教还有新教(他们曾经打的不可开交的时候我甚至都没出生),日本的神道教或者是佛教,靠着向他人祈福以求安宁的玩意儿让我一点兴趣都没有。“得了吧本田,我又不信这个,不必多此一举。”

“您不必拒绝的如此之快。”本田摇摇头,短发轻轻地拍打上他的侧脸。他往里袖摸索一会儿,翻出他的茶色钱包,他知道此次日本之行我没有更多的零钱,所以掏出一百円递给我。“您可以试试。浅草寺的签一向很准。”

很准?自我安慰罢了。我将信将疑地接过零钱,硬币略有些陈年的脏污,但还是亮得很,难道日本人都姓本田?何必弄得这么干净。我碎碎念道。
将零钱扔进木制的箱子内,我耐着性子抱住签筒晃了几下,一根木质长签慢腾腾地抖落出来。九十七号签,大凶。本田菊看到先是怔了几秒,接过纸却哧哧地笑了起来,像看到了什么极有趣的东西。
“琼斯先生的运势并不好啊。”他说,踏着木屐往外走。没有翘舌音的日式英语和木屐咔嗒地声音在人潮拥挤的厅堂里听得依然很清楚。天气很好,东京的九月是电视剧拍摄的频繁期。他把签纸对折三次,绑到祈福架上去,再次拜了拜。虔诚地不可思议。
“那支签上写了什么?”我问。
“水灾,火灾。”本田菊掰着指头,望着我的眼神亮得就像是投进钱箱里的那块百円硬币。

“还有意外的恋情。”





谈恋爱还要再等我写一段时间……米米的性格总是把握不好,写着写着就像自己常用的性格了……😭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