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豆呱

是素质盾吹
回坑小英雄,原绿谷吹,最近好像有点跳票【通形百万蒙蔽了我的双眼.JPG】
写东西很容易坑,易焦虑人士只能靠写写东西维持生活
墙头很多,很喜欢给太太们小红心小蓝手,希望不被取关😭
aph深坑,漫威深坑
弗朗西斯·波诺伏瓦是挚爱。

【异色加中心/法加】妓子有情

我的暂居地址是在巴黎市中心的第二区圣丹尼尔街。老烟鬼曾经多次嘲笑我是“终于长成男人”才居住在这条恶名昭彰的流莺之街,而我对此毫无感想,唯一的举动就是把他的好烟从烟盒里抽出一根自己点上,惹得他不愿意再把烟的任意一角暴露在我面前。

我确实有去找过那么几个女人发泄欲望,我不像老烟鬼那样讲究袖扣和衬衣的合拍,我只在烟和女人上从不亏待自己。所以姑且还能够找到一两个不是“晚娘”的年轻女人,有些甚至是极漂亮行列的一员。于是我最享受的甚至都不是和她们纵情爱欲,反倒是在我们彼此没有距离之前欣赏她们姣好的面容和法国女人独有的忧郁。

“史蒂夫,求求你,求求你……我爱你……我爱你……”她们有时会在我身下喘息,然后暧昧不清地用法语喃喃着所谓情爱。她们实在是糊涂得狠,有时还能叫对我的名字,有时又把我叫成另一个男人(或女人)的名字。逢场作戏的真情从不能打动我,而我也没有值得被打动的资格。所以这种话我从不当真,权当这是一种有趣极了的法国情调。

但是。

“老烟鬼,你相信妓子有情吗。”老烟鬼的金箔香烟着实不赖,我无视他皱起的眉头朝他抛去这样一个不轻不重的问题。

“不相信。”他自己也抽出一根,就着我的烟借了个火。“别指望我告诉你什么爱情哲学,花钱买来的东西没有温度。”

老烟鬼把烟深吸入肺,在他早就老化得不成样子的肺里重新渲染好黑色之后再缓缓吐出。我望着他,脑海里法国女人背对着我抽女士香烟的模样竟然也是这样,从容不迫,又老成得不像样子。

法国人。我嗤笑一声。

他们都是骗子。

评论(1)

热度(24)